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新冠肺炎治愈者捐血浆救父亲医生聊天缓解紧张

(原标题:新冠肺炎治愈者捐血浆救父亲 医生“唐僧式聊天”缓解紧张)

2月14日,湖北武汉。新冠肺炎治愈患者施女士来到医院捐献血浆,她说希望能帮到同样患病的父亲。抽血过程中,医生一直和她聊天缓解紧张。她说父亲试过多种治疗手段,但没有明显效果,希望自己的血浆能有用。

由此,手机中众多App不得不参与到用户时长的争夺战中,而这样的战争已在抖音和爱奇艺、快手和淘宝、甚至在微博间纷纷打响。

疫情防控阻击战是提升基层治理能力道路上的一场硬仗,要因小见大、即知即改,用更精准有效的举措,把防控工作做实做细,才能补齐短板,让基层治理效能显现。(沐曦零)

快手,由制作gif动图起家,在2013年摇身一变为短视频平台后,虽然前两年一直不温不火,但从2015年到2017年间,快手注册用户迅速从1亿涨到5亿,日活跃用户超过6500万。

抖音利用“闪电战”开始侵占爱优腾为主的在线视频平台领土,后者不得不打一场反击战。虽然战术各不相同,但目的是一样的——争夺用户手机的屏幕时长。

大“疫”当前,社区在疫情防控工作中的防控成效好不好、阻击作用大不大,很大程度上由基层治理能力决定。当前,疫情突发对尚在起步阶段的基层治理造成了较大冲击,但同样,它也是一次难得的“大考”。针对疫情中暴露的短板和薄弱环节,今后基层治理工作要如何强弱项、补短板?这是必须答好的“考题”。

紧接着,在4月后抖音首届创作者大会上,抖音总经理支颖宣布“为了给创作者提供更加丰富的内容载体,抖音将逐步开放15分钟的视频发布能力”。

去年4月25日,抖音突然宣布开放视频时长至1分钟,配合推出“Vlog十亿流量扶持计划”。Vlog作为一个舶来品,随着欧阳娜娜而爆红,之后被秒拍与美拍、微博与B站用来做争夺战的“弹药”。

抖音在超越快手后,并不轻松。

短视频行业的风口随之而起。

这是“用户时长”概念第一次被大佬说出,或许这之后,会有些人开始关注,也有些人表示不屑,毕竟2015年移动互联网增速依然显著。

战火越燃越旺,并急速蔓延。

在抖音快速的“侵略”下,快手和腾讯感受到了不安。快手首先放开了默认10秒视频的限制,允许将时长延长至57秒。紧接着小规模内测了更长时间的视频模式,将时长限制10分钟以内。

2016年9月,“抖音”App悄然出现在各大手机应用商店中。在彼时,这条赛道上可谓是玩家众多,据极光大数据显示,除了快手和抖音之外,还有美拍、秒拍、小咖秀等类似App。

充分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行不率则众不从,身不先则众不信。历史已反复证明,在共产党员“跟我上”的冲锋号下,我们总能凝聚起磅礴力量,敢于干事并干成一些事。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我们总能听到“我是党员,我先上”,共产党员誓死冲在队伍的最前列,不畏艰险、不论生死。共产党员在危急时刻能挺身而出,源于初心和使命,源于坚定的理想信念,因此,要着力加强党员教育,搭建“家门口”党员教育平台,推动常学常新、入心入行。同时,还应打通党员参与社区议事渠道,在党员参与议事的过程中锤炼为社区出力的使命担当意识。

在同年年末《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在他的跨年演讲中提出“国民总时间”的概念,并认为用户时长将会成为商业的终极战场。

古龙在武侠小说《小李飞刀》中这样写到:它的意思是当武功的速度达到极致的时候,简单一招就可以迅速破敌。如果要在人类现代战争史中反映这句话,只能是闪电战了。

或许看到在线视频行业准备打“持久战”,短视频行业准备再用一场“闪电战”来快速解决战斗。

为确保东向长江黄金水道通畅运行,重庆重点港口自疫情发生以来保持不停航作业,疫情期间共运输物资200余船70多万吨,该市有关部门也对运抵果园港、寸滩港的集装箱、滚装船、件散货船舶实行人货分离的管控方式,即只隔离船员,不影响货物装卸。

短视频风口来了,但互联网红利却没了。

面对短视频纷纷变“长”,对于爱奇艺、腾讯视频为主的在线视频平台来说,是规模不小的“侵略”。

当下,手机使用时长的增长率正在放缓,根据Quest mobile发布的数据显示,月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同比增长率已从22.6%降至6.0%,这意味着用户时长已趋于恒定。

蒙古国教育、文化、科学和体育部18日通报说,根据这份大纲,蒙古国将从2025年起在国家公务中同时使用西里尔蒙古文和回鹘式蒙古文,为接下来全面使用回鹘式蒙古文做准备。

字节跳动相继重金买下《囧妈》和《大赢家》电影首播权后,在4月初又宣布将在抖音App上线百部经典口碑电影。面对这样的“闪电战”攻势,爱奇艺并没有“服软”,爱奇艺也推出爱奇艺“随刻”版。

当时此举被外界视为抖音的转型,但也是进攻,这点从抖音总经理张楠的讲话中能窥见一二,“抖音就只做高清视频+高清音频的录制与分享,这让我们的用户体验,一下子和同类短视频产品拉开了身位。”

蒙古国政府还要求,新闻出版部门到2024年前必须同时用双文发布、发表文字内容。所有国家机关创造新老文字网络环境,所有国家公务人员将参加传统蒙古文培训,以迎接最终完全使用传统蒙古文。

记者了解到,疫情发生以来,国内部分省市民生物资出现短缺现象,如湖南省紧缺奶粉,重庆便指导有关平台公司免费开放境外集货仓库,为防控物资提供备选运输方案。王荆称,重庆目前已创新开通“欧洲—重庆—国内其他省市”的点对点专线,运输民生物资600余吨,后续班列正在装载;同时,全力保障中欧班列(重庆)、西部陆海新通道不间断稳定运行。2020年伊始至2月17日,当地开行中欧班列139班、中亚班列23班;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70班、铁铁联运班列5班、跨境公路班车123车次。

至此,很多行业内都有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用户时长已代替用户规模,成为决定一家公司生死的第一指标。

这两个行业之所以打的如此焦灼,这是因为它们所在的移动视频行业“蛋糕”还在变大。据Quest mobile数据,截止2019年9月全行业总用户时长占比只有移动视频是增长的。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这样的观点继2015年傅盛提出后,行业大佬纷纷在不同场合中也提出。2016年,美团王兴在一封内部信中说到:“随着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消退,争夺用户时长成为关键”。

发挥人民群众的主体作用。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决定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根本力量。要遏制住疫情扩散蔓延势头,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需要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发挥出人民群众的主体作用。十九届四中全会指出,要完善群众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制度化渠道,这为发挥人民群众主体作用指明了方向。要把此次疫情防控中建立的“社区+物业+自治委员会”、“干部+党员+群众”、“网格员+志愿者+群众”等联动机制健全为长效机制,拓宽共建“基层治理共同体”方式方法,引导更多人参与基层治理。

快速变化的背后,是用户群体的大范围“移民”。

从结果来看,这场短视频行业的“内战”是颠覆性的,因为这场战役不仅改变了用户使用时长的格局,同时也牵动了整个行业的转型,进一步蚕食其他行业的时长“领土”。

为推动物流企业尽快恢复生产运营,王荆表示,重庆研究出台了一系列激励政策,如对疫情期间通过中欧班列(重庆)、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水联运和铁铁联运班列运输的外贸货物给予30%的运价下浮(接受的捐赠货物免收运费);为防控物资出具统一的关税保付保函;疫情期间对中小物流企业给予贷款贴息、税收减免及其它金融扶持政策等。

根据相关数据,截止2019年6月移动视频行业用户时长短视频行业占比为12.2%,在线视频仅为8.2%

针对用户有限时长的争夺战已烽烟四起,这也许将是一场无限战争。

“相比于PC时代,现在网民的时间更加碎片化,像抖音、快手这样的产品正好可以满足碎片化时间娱乐的需求。”一位资深产品经理老常对锌财经表示。

而在行业内,字节跳动是出了名的“闪电战”高手。

就此,抢夺用户更多时长已变的无比重要。

用户使用时长是恒定的,此消彼长下,其他行业的时长随之变少,就比如在线购物行业。

而随着一个个不同的App出现,“用户时长”的意义也变得愈发清晰。

在2018年春节后,抖音就将原有的slogan“让崇拜从这里开始”换成了“记录美好生活”。

于是,抖音率先发动“闪电战”来摆脱这一困局。

2012年,中国的移动端网民数量第一次超越了PC端网民,与此同时,手机屏幕里除了百度、淘宝和QQ三个App之外,新浪微博、微信、今日头条和美团等App也相继出现在手机屏幕中。

因为两款App变得越来越“像”了。根据相关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6月抖音和快手的用户重合率同比上升了45.7%。这个数据在侧面反映着一个事实:两个App的使用时长也是差不多的。

在各行业以此为“真理”所奉行时,傅盛却提出了不同意见。在猎豹上市一年多后,他曾在采访中表示:“互联网公司的本质就是为增长用户使用它家产品的时长而努力。”

字节跳动2016年孵化出抖音短视频App后,经过三年的厮杀,抖音和快手成为短视频战场中少数的“幸存者”,随后抖音快速超越了“前辈”。据Quest Mobile的数据,抖音在2月春节期间增长了近3000万日活,快手则为1000多万。

增强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基层党组织就是基层的“火车头”。疫魔来势汹汹,若基层治理能力强,本身已有完善的应急处理机制,则能第一时间落实“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控制住源头,切断传播途径,反之,则会增加病毒扩散风险。要提高“火车头”的性能,提升基层党组织的政治引领能力是关键。要健全党的全面领导,把党建“末梢”向小区、院落、楼栋、党员延伸,推动党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密切联系群众优势转化为治理优势和治理效能。其次要选优配强基层党组织“领头雁”,“制度的生命在于执行,执行制度最终靠人”,基层能否不折不扣落实党中央的决策部署,关键就在于这些“领头雁”执行得怎么样,只有选好人、选对人,才能推动全面落实。

腾讯对此不仅推出了拥有微信入口的视频号,同时一次次“被抛弃”的微视也做出了动作——视频时长从15秒增加到30秒。

由于历史原因,蒙古国于1946年废弃回鹘式蒙古文,开始使用以斯拉夫字母为基础创制的新蒙文,也就是西里尔蒙古文。从2010年起,蒙古国开始扩大使用传统蒙古文。

虽然这样,却有一个行业的用户时长在快速增长。数据显示,短视频行业用户人均单日使用时长自2016年的45.7分钟增长到了65.8分钟,增长率超过44%。

App开发成了当时最热门的领域之一。行业内甚至传出一种声音:“一款App或许就可以改变世界”。“用户规模”也成为很多行业内判断一个产品是否成功的标准。

半个月前,抖音宣布,继《囧妈》、《大赢家》之后,将上线百部经典口碑影片。差不多同时,爱奇艺也推出爱奇艺“随刻”版,形式几乎与抖音、快手雷同。

根据Quest Mobile的数据反映了这个事实,2017年12月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单日使用时长同比仅增长了8.7分钟。

去年6月5日,腾讯视频推出一系列单集时长为1-10分钟的微剧集,比如《小哥哥有妖气》、《抱歉了同事》等。相比于前者,爱奇艺更早在这方面做出了布局。2018年推出竖屏微剧《生活对我下手了》,每集只有两三分钟。

蒙古国政府要求,国家通信技术部门着手解决互联网环境中无障碍使用蒙古文国际标准码问题;国家标准计量部门通过国家公务用西里尔及回鹘式蒙古文标准;科学院、语言文学院等机构加快建设公民及法人代表双文数据库等。

兵临城下,在线视频平台开始反击——长视频变“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