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又一例!这家公司董事长内幕交易亏损184万元还被罚20万元

10月10日,广东证监局披露了1起内幕交易行政处罚。道恩投资董事长李正春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通过“新里程基金”账户累计买入“万泽股份”股票563.96万股,成交金额共计约6204万元,实际亏损约184万元,被处以罚款20万元。

丨李正春与内幕信息知情人长期保持微信联系

(作者为深圳华大基因公司援建非洲“火眼”实验室技术人员,本报驻南非记者万宇采访整理)

但此时的平安好医生,还面临另一重烦恼。

2018年4月,好医生药业在成都中院(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平安健康提起商标侵权诉讼,认为平安健康在经营过程中不断突出“好医生”,构成侵犯商标权。成都中院和四川高院(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此案后,均要求平安健康立即停止侵权。

彼得和两名中国老师一同承担着国际学生宿舍片区的消杀任务。每天早上9时,他们身穿学校提供的工作服,背起重达25公斤的喷药桶,逐层喷洒消毒液。“消毒液的味道很浓,一趟走下来,不仅腰酸腿疼,就连嗅觉都要失灵了。”彼得说。

据《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李正春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与内幕信息知情人林某光微信通话联系15次,成功5次。此外,2017年至2018年,李正春前往万泽股份调研过四次,在2018年6月份陪同内幕信息知情人林某光前往株洲考察调研,并与内幕信息知情人林某光长期保持微信联系。

此时的方蔚豪,不仅是平安好医生的董事会主席,同时身兼平安医保科技联席董事长兼CEO。而平安医保科技旗下,还有一家医疗租赁公司和一家健康检验公司。

平安好医生的2020年中期业绩显示,该公司收入27.47亿元,净亏损同比收窄22.1%至21.32亿元。在平安好医生的四大业务板块(在线医疗、消费型医疗、健康商城、健康管理和互动)中,在线医疗业务收入6.95亿元,同比增长106.8%,在四大业务板块中增速第一。

6年前,我来到中国,成为浙江师范大学生物技术专业的一名留学生。今年5月,我又回到了非洲。作为深圳华大基因公司“火眼”实验室技术团队的一员,我和同事先后奔赴加蓬、多哥等国,帮助当地建设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实验室,大大提高了当地的疫情防控能力。

李正春是广州道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是“道恩鼎霖新里程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新里程基金”)账户的交易决策人。

作为平安集团医疗生态圈的重要一环,平安健康成立于2014年8月。2016年,该公司完成5亿美元A轮融资,估值30亿美元,同时刷新了全球范围内互联网医疗初创企业单笔最大融资及A轮最高估值两项纪录。

平安健康方面提出,好医生药业的商标是第5类,平安使用的是第35类、44类的“平安好医生及图”注册商标,与其不相同不近似,不会出现混淆误认,不构成侵权。

彼得主动申请协助学校开展防疫工作,成为一名校园防疫志愿者。湖北工业大学国际学院院长叶朝成对彼得的决定并不意外,“他在平时就十分乐于助人,责任心很强,也比较了解国际学生的困难和需求”。

平安好医生,原名平安健康管家,是平安健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在线健康咨询及健康管理APP。

2018年9月25日,由林某光带队前往赣江新区考察,并与江西政府有关部门召开了座谈会。随后,各方继续就协议文本、业务考察等事宜进行沟通交流。

2018年7月6日、7月26日和8月20日,赣江新区经开组团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经开组团,与南昌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属于“一套班子,两块牌子”)招商局局长、赣江新区开放发展局局长、江西省副省长分别带队前往万泽股份考察后,江西有关政府部门认为万泽股份在高温合金业务领域处于一流水平,明确赣江新区一定要把万泽股份招商引资到江西。

对于平安内部的医疗生态圈将如何开展合作,方蔚豪是这样表示的,“内部的生态圈合作会带来更多的应用场景。如平安的医疗租赁公司,在过去几年积累了3400多家客户,大部分都是公立医院,它们下一步希望开放和互联网化。(平安好医生)可以和这些医院共建互联网医院,帮它线上化,同时为线上病人提供诊前、诊后的服务。”

(作者为南京理工大学学生,本报记者白紫微采访整理)

目前,彼得一边工作在学校疫情常态化防控一线,一边忙着向远在喀麦隆的朋友们分享中国的抗疫经验,并为家乡筹措防疫物资。“中国不仅有效控制了疫情,还积极参与抗疫国际合作,为世界抗疫树立了典范,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力量和中国担当。我很高兴能参与其中,为抗疫出一分力。”

9月23日,平安好医生宣布推出重磅子品牌“平安医家”。平安好医生称,该子品牌是伴随战略和产品的双重升级而推出的,包含医生之家、家庭医生、私家医生三个含义。

今年3月,喀麦隆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防疫形势日益严峻。彼得从新闻上看到,近几个月来,中国积极与喀麦隆合作抗疫,毫无保留地分享抗疫经验,并向喀麦隆运送防疫物资。对于中国的无私帮助,彼得非常感动,“希望我的祖国能够早日战胜疫情”。

今年以来,平安好医生的市值一路飙升。8月初,平安好医生的股价创下新高,市值达到1400亿港元。

2017年后,平安改变了在医疗领域的投资策略。“3年前开始,我们就想要打通患者、医疗机构和支付方的工作,在过去几年中我们在思考如何使用科技技术,能和政府、医疗机构合作,并赋能医生。”陈心颖表示。

“新里程基金”账户资金主要来源于基金设立时所募集的资金,以及融资融券资金。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新里程基金”某证券信用账户从第三方存管银行账户转账存入32,423,345.69元,并融资借入37,988,213.89元,用于买入“万泽股份”股票。

对于一家千亿市值的公司而言,失去或更换其品牌名意味着什么?

据新思界产业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2024年中国在线医疗市场可行性研究报告》显示,2011年~2018年,我国在线医疗市场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6.1%,2019年达到632亿元。2020年,在新冠疫情的作用下,预计我国在线医疗市场规模增速还将达到45%以上。

有意思的是,9月11日,有媒体报道称,平安好医生APP的开发方——平安健康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平安健康”)被判侵权好医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好医生药业”)的“好医生”商标。

自2017年后,平安加码了在医疗领域的投资,初步形成了今天的平安好医生、平安医保科技、平安智慧医疗、平安医疗科技研究院、户田研究院、平安医院管理团队等12家实体单位的医疗布局。

8月20日,方蔚豪在平安好医生中期业绩会上,多次提及(与兄弟单位)“协同”。他还表示,平安好医生的长期目标是要建立在企业端、保险端的资源优势,打造长期的综合竞争优势。目前平安好医生与商业保险的合作及会员制产品仍是其核心业务板块——在线医疗的主要收入来源。

虽然平安好医生一直在多元收费模式上进行探索,但目前平安好医生仍未实现盈利。财报显示,平安好医生2019年营收50.65亿元,亏损7.47亿元。而阿里健康2020财年(2019年4月1日~2020年3月31日)营收为96亿元,亏损1570万元。

在几个月前,平安好医生刚经历了一轮高管大换血。这场换血,“阿里系”高管悉数退出,“平安系”高管接任。

我经常向母亲介绍中国采取的各种抗疫举措,告诉她“我在中国很安全,中国一定会战胜疫情”。正是因为中国政府的果断决策,民众的积极配合,中国迅速有效遏制住疫情。与此同时,中国还以各种方式支援非洲国家抗疫,不仅捐赠防护物资,还派出医疗专家组提供协助,非中深厚情谊在携手抗疫中进一步加深。

今年2月,我主动报名成为一名社区防疫志愿者。一开始,居民们看到我还会露出惊讶的神情,后来,人们经常对我竖起大拇指,有时还会用南京话和我打招呼。虽然我们都戴着口罩,但我始终能感受到来自社区居民的善意。

“疫情不会很快结束,而且可能仍会反复。人们在互联网医疗平台的活跃有所下降可以理解,但总体而言会比疫情之前好。”医学新媒体医学界创始人陈奇锐对《中国企业家》表示。

除了搭建实验室,我们团队还负责对当地医疗工作者和实验人员进行培训。在实验室建成后,负责其后续调试和运行,解决实验室运行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以确保每份检测样本都能快速获得准确结果。此外,我们在多哥首都洛美也帮助建立了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实验室,助力当地更有效地开展疫情防控工作。

按照好医生药业在诉讼环节提供的资料:“好医生”商标自从2002年9月由该公司获得核准注册,持续在人用药等商品上使用,并持续进行广告宣传。2010年10月,“好医生”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为驰名商标。

在上述论坛上,中山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李扬以这一案例分析称,四川“好医生”重点在于“药”,是一个以医药制造为核心的企业;而“平安好医生”重点在于线上诊疗服务,是一个以互联网医疗APP为核心的医疗健康服务平台。“商标的近似认定,核心还是区别性。比如,三个字和五个字,展示给公众的形象就完全不同。”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会长刘春田这样认为,商标的近似认定要注重彼此的区别。

同时,陈心颖还表示:“医疗生态圈被视为平安集团5个生态圈当中最重要的一个。目前有12个实体单位在围绕这个生态圈展开业务。”

据了解,未来平安集团将从政府、用户、服务方、支付方、科技等5个方面发力构建医疗生态闭环。

丨成交金额约6204万元,实际亏损约184万元

9月28日,由北京大学国际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办的“网络新业态下商标保护论坛”上,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李顺德阐述了“驰名商标”跨类保护的历史由来,直言在实际应用中,驰名商标的跨类保护与反垄断之间的边界问题,应该引起重视,避免造成公共资源的垄断。“驰名商标,绝不应该是无限制的跨类、跨界保护。”

据《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18年6月,经高中校友郑某雄介绍,万泽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泽股份)董事长黄某光开始与江西有关政府部门接洽,就公司在外地建设高温合金基地等事宜了解相关政策。

综上,万泽股份与万泽集团、经开组团签署《战略框架协议》事项的相关信息,属于2005年《证券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三项所规定的重大事件,在依法公开前属于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五条第二款第一项所规定的内幕信息。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18年8月27日至2018年10月22日。林某光为内幕信息知情人,知悉时间不晚于2018年8月27日。

目前,华大基因正在我的祖国安哥拉建设5座“火眼”新冠病毒检测实验室。建成后,安哥拉将成为拥有“火眼”实验室最多的非洲国家。有幸参与其中,我感到无比自豪,我的家人也都以我为荣。我希望我们的工作能帮助非洲早日战胜疫情,那时,我就能回到家乡拥抱我的母亲了。

参与援建非洲“火眼”实验室

我们9人团队来自不同国家,但大家像兄弟般相处融洽。我虽然来自非洲,但因为能讲一口流利的汉语,引起很多当地人的好奇。在培训加蓬当地检测人员时,他们都问我是不是在中国长大的,也很羡慕我能有机会参与如此重要的任务。

今年5月15日,平安好医生发布公告称,平安好医生董事会主席兼CEO王涛离职,公司董秘、首席运营官(COO)、首席产品官(CPO)、首席技术官(CTO)等管理层也由平安集团指派的新管理层接任。上述被免职的主要管理层都来自“阿里系”。

李正春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使用“新里程基金”交易“万泽股份”股票,其交易存在“新里程基金”某证券信用账户开立时间与内幕信息形成时间一致,“新里程基金”账户资金变化与内幕信息形成、变化、公开时间基本一致、资金主要用于购买“万泽股份”股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新里程基金”某证券信用账户除参与申购新股外只交易“万泽股份”,李正春与内幕信息知情人之间联络意愿强烈,“新里程基金”某证券信用账户买入的时间与李正春和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接触时间基本一致等异常交易特征。李正春对上述异常交易行为不能提供正当理由或合理解释。

具体而言,平安医疗生态圈将聚焦三大方向:一是横向打通,从用户端出发抓住用户流量,从支付端长臂管理机构,并赋能服务方,实现价值最大化;二是纵向打通,通过服务政府,撬动医院、医生、医药核心资源,并借助科技抓手,赋能生态圈成员,建立竞争壁垒;三是(内部医疗机构)与平安金融主业在获客、提升客户粘性、提高客均价值等方面产生协同价值。

尽管如此,在陈心颖看来,中国每年有6万亿元的医疗支出。未来10年,到2030年会达到16万亿元,医疗市场发展潜力非常巨大。而平安好医生也在向外界传递乐观态度,“未来,我们将打造成中国规模最大、模式最领先、竞争壁垒最坚实的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

毕业后,我希望有机会进入中国的制药企业工作,利用我在中国的所学为非中合作抗疫贡献力量。

2020年4月,平安好医生的港股市值首次达到千亿。截止到9月25日收盘,平安好医生股价约106港元,市值约1130亿港元。

好医生药业和平安好医生的商标纠纷案,已持续2年多。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非洲多国蔓延,各国对新冠病毒检测的需求不断增加。5月,我们团队抵达加蓬,用一个月左右时间迅速搭建起实验室。实验室内的每台高通量自动化样本制备系统能够在80分钟内完成192个样本的核糖核酸提取并进行分析,整个实验室每天可检测1万份样本。便捷高效的检测大幅提高了当地的疫情防控能力,帮助当地更快发现病毒传染源和传播途径,从而降低病毒传播风险,保护更多人的生命安全。

平安集团在1988年成立后,在医疗健康领域分三个阶段,布局了20多年,才打下了今天的医疗健康版图。

心理辅导增强抗疫信心

我的汉语名字叫秦朋和。朋友的朋,和谐的和。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它时刻提醒我要为非中友好而努力。

广东证监局认为,李正春的上述行为违反了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的内幕交易行为。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广东证监局决定:对李正春处以罚款20万元。

9月22日,平安集团首次全面披露公司的医疗生态圈战略。在当天的投资者开放日活动上,作为平安好医生临时董事会主席兼CEO的方蔚豪表示,“我们打造这个医疗生态圈,是要和(平安)内部的其他医疗业态和医疗主体一起来合作。”

在中国学习生活三年后,彼得于去年年底正式成为湖北工业大学国际学院的一名辅导员。资料图片

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新冠疫情的暴发,和相关利好政策的推出。

每次与学生通电话,他都会详细介绍武汉等地为战胜疫情做出的各种努力,并不厌其烦地提醒学生们少出门、少聚集,房间勤通风,出门戴口罩。在彼得的影响下,一些留学生纷纷申请成为志愿者,协助他开展工作。来自孟加拉国的宋一和安图放弃回国,主动留下帮助采购生活物资、参与校园夜间巡逻。

“中国政府了不起,中国人民了不起!”说起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在武汉留守校园的经历和感受,31岁的喀麦隆教师彼得脱口而出。作为湖北工业大学国际学院辅导员,彼得与500多名国际学生一起在武汉度过了艰难的抗疫时光。

我是南京理工大学制药工程专业的一名留学生。今年初,我即将迎来本科阶段的最后一个学期。在中国学习生活近4年,我对中国的了解越来越深,中文也越讲越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看到社区工作者每天都奔波在抗疫一线,宣传防疫知识、为进出社区居民测量体温,努力保障我们的安全,我很感动,也希望为抗疫贡献自己的力量。

2018年8月25至26日,万泽股份董事长黄某光带队前往江西南昌,与经开组团初步议定了公司注册地迁入赣江新区、医药产业投资、高温合金投资等问题。

当时,外界猜测,“平安系”高管接管平安好医生,下一步或将平安集团的医疗版图进一步打通、融合,甚至不排除拆分重组的可能,但猜测一直未能落地。

平安健康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请复议重审程序的进展如何?9月27日,该公司对《中国企业家》表示:“暂无回应”。

“就商标法而言,‘好医生’‘好大夫’这类包含通用名且直接表示商品质量的商标注册,是有一些争议的。但知识产权诉讼相对复杂,所谓驰名商标的认定与特权,也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因此,这类商标纠纷的最终结果不确定性很大。”贺滨称。

事实上,平安好医生的收入来源有四成来自平安集团。2019年,平安体系内的平安寿险、平安产险、平安健康险、平安银行和平安普惠,合计为平安好医生贡献收入近20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约为39.7%。

对此,陈心颖也表示:“这三个方向是有协同的:流量的协同、产品的协同、服务的协同。”

随后,平安好医生向《中国企业家》回应:关于平安好医生的商标纠纷案件,公司正在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请复议重审程序。“我们充分尊重法院已生效判决,并持续与相关法院沟通判决执行事宜,APP不会下架。”

“新里程基金”账户于2017年9月8日开立于光大证券东莞东骏路营业部。2018年8月15日,李正春在某证券广州天河路证券营业部开设“新里程基金”普通账户,8月27日开设信用账户。

“‘平安医家’子品牌的推出,或与好医生药业的商标诉讼有关。”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贺滨教授向《中国企业家》表示。他也认为,即使平安健康没有这个诉讼,从经营角度看,其推出子品牌的可能性也会存在。

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在加入互联网医疗赛道。9月10日,春雨医生宣布完成由搜狗科技领投,华新、华锦基金跟投的E轮融资。而微医在2018年就完成了5亿美元Pre-IPO融资,估值达到55亿美元。此外,丁香园、好大夫、医联、企鹅杏仁都已进入互联网医疗独角兽的阵营。

对于 “9月11日平安好医生APP需更名或下架”的消息,好医生药业的一位法务人员向《中国企业家》表示,这不是来自法院判决书,而是好医生药业向成都中院申请强制执行生效判决后,成都中院给平安健康执行生效判决的最后期限。

近期,“旺旺”与“淘宝旺旺”,“拍客”与“新浪拍客”,“头条”与“UC头条”这些商标都发生了法律纠纷。

我的志愿者工作持续到今年3月。虽然时间不长,但有很多印象深刻的片段。记得有一天,我听同事说,由于疫情等原因导致献血人数骤减,血站库存告急。我立即报名参加献血。对我来说,能够参与抗击疫情,收获居民的感谢与肯定,是非常珍贵、难忘的经历。

2018年8月27日,黄某光向万泽股份时任实际控制人林某光汇报了情况。林某光没有对前述初步议定内容提出异议,但新增提出关键条款之一是——对方受让万泽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泽集团)持有的5%-10%上市公司股权,并答应9月初前往赣江新区考察。

2018年9月4日,由经开组团主任带队前往万泽股份,双方就万泽股份高温合金和医药两个项目落户赣江新区达成合作意向,形成了《合作备忘录》,并约定进一步商议合作协议具体条款。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在华非洲留学生、学者等友好人士积极投身疫情防控工作,并用所学知识全力支持非洲抗疫行动,让中非友好更加深入人心,体现出中非人民共克时艰的兄弟情谊

除了消毒工作,彼得还当上在校留学生的“心理辅导员”。彼得回忆,疫情防控中,有时他一天会接到二三十个求助电话,“我会尽己所能帮他们解决困难,树立战胜疫情的信心”。

2018年10月18日,赣江新区方面与万泽集团、万泽股份正式签订了《战略框架协议》,约定三方在建设“万泽航空新材料产业园”、打造“万泽生物医药产业园”方面开展合作;同时,万泽股份将注册地迁入江西,经开组团指定第三方公司受让万泽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万泽股份5%以上的股份。

王涛的接任者,正是方蔚豪。此前方蔚豪已在平安内部分管了众多业务:平安国际融资租赁、平安医保科技、平安财险等。其中,平安医保科技是平安集团全资子公司中的另一家独角兽,在2018年一度传出将赴港IPO。

有3.4亿注册用户的平安好医生目前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医疗健康平台。但陈心颖在会上也披露了一组数据,“在过去3—4年当中,平安好医生35%的新客户都是来自于平安集团5.6亿的医疗生态圈的用户,有15%-20%新客户来自(平安集团)生态圈客群。”

2018年10月22日,万泽股份发布停牌公告称公司与公司控股股东万泽集团、经开组团于2018年10月18日签署《战略框架协议》。

建设中的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乌本戈立交桥项目。乌本戈立交桥是坦桑尼亚政府主导的第一个立交桥项目,由中土集团东非有限公司承建。该项目于2017年3月奠基,目前施工进度已接近80%,预计年内竣工通车。在中方资金、技术、人员的大力支持下,非洲国家基础设施建设蓬勃发展。 新华社发

戴上口罩,穿上防护服,套上红马甲,手持额温枪——我的志愿者工作开始了。作为南京市栖霞区马群街道蛇盘社区的一名社区防疫志愿者,我和同事负责在小区出入口为来往居民测温,并为从其他地区返回小区的外籍居民登记信息。

王涛任职期间试图保持“独立姿态”的平安好医生,却从未能够脱离平安集团的内部供给。而接任后的方蔚豪则会进一步加强平安集团的内部合作。

在新冠疫情期间,互联网医疗行业也迎来了多重政策红利。艾媒咨询行业分析师刘蕾蕾对《中国企业家》表示,中国传统医疗健康行业供需不对称的问题由来已久。疫情是一个助推器,政策和市场迎来共振,带动互联网医疗高速增长。

汇丰研究认为,(来自平安体系内的)新任首席执行官可以帮助平安好医生协同母公司平安集团的资源。

平安集团究竟投资了多少医疗企业?

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医药卫生法学副教授邓勇指出,“原则上,在最高法作出再审决定前,不影响本案已生效判决的执行。但在执行期间,平安健康可视其需要向最高法提供担保,申请暂缓执行。若经申请执行人即好医生药业同意,最高法可决定暂缓执行及暂缓执行的期限。在这期间,平安健康可暂时不对平安好医生APP进行改名。”

疫情防控期间,中国实行迅速、有力的抗疫举措,中国人民众志成城、积极配合,有效遏制住疫情的蔓延,为全球抗疫作出了重要贡献。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我的祖国尼日利亚也受到疫情冲击。我通过新闻了解到,中国政府向尼日利亚捐赠抗疫物资,尤其对弱势群体提供帮助。来自中国的帮助和支持非常珍贵,我相信,尼中两国携手一定能够战胜疫情。

邓勇认为,若品牌更名,平安健康在短期内将面临阵痛,因新商标的显著性降低,将导致公司的运营推广成本增加。但贺滨也表示,平安健康获取客户的主要渠道来自平安集团内部。即使发生品牌置换,对平安健康的影响相对也不大。

在陈奇锐看来,对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医疗平台而言,医药电商是最清晰的盈利模式。但在医药电商关键的仓储物流和配送采购环节上,出自传统保险公司体系的平安好医生,离拥有互联网和电商基因的京东健康、阿里健康还有较大差距。

如今,武汉已走出疫情的阴霾,餐馆、商店正常开业,大街小巷恢复活力。回首几个月前的时光,“害怕吗?”记者问他。“不怕。”彼得的回答挺淡定。学校印发防疫宣传册、为留校学生发放口罩等防疫物资的举措让他安心;亲身参与抗疫,给他信心。经历此次疫情,彼得对武汉和学校有了更深的感情。他说,在武汉学习工作的4年使他“成为一个更优秀的人”。

具体来说,从1996年开始,平安集团大力发展的是医疗保险业务;直到2012年,平安创投成立,随后投资了不少医疗健康领域的公司。在2014年和2016年,又分别成立了平安健康和平安医保科技,后逐步发展成为医疗行业的两家独角兽。

在9月22日的开放日活动上,平安集团联席CEO陈心颖表示:“过去10年(平安集团)投资了100多家医疗公司,我们从事医疗科技的研发人员有3万多人。”

以上事实,有相关公告、协议文件、相关人员谈话笔录、微信记录、银行及证券账户资料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的2018年8月28日至10月19日,李正春通过“新里程基金”某证券信用账户累计买入“万泽股份”股票5,639,600股,成交金额62,041,372.74元;截止立案调查日,前述买入的“万泽股份”股票5,639,600股已全部卖出,对应卖出金额60,082,764.01元。经交易所计算,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李正春使用“新里程基金”账户买卖“万泽股份”股票的行为,实际亏损1,848,305.11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