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贵州医生高铁救人责任感使然曾援鄂参加抗疫工作

新京报讯(记者 李一凡 实习生 马婕盈)5月24日,贵阳到南京的一列高铁上,一位前往上海就医的老人突然病发,同车的贵州省锦屏县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龙道勇随即前往老人所在车厢。经过紧急救治,老人逐渐恢复,最终顺利到达上海。

5月31日,新京报记者从锦屏县人民医院了解到,龙道勇曾为贵州省第七医疗队的援鄂医生,2月18日前往武汉在武汉市中心医院重症病房参加抗疫工作,一直到3月18日才从武汉返回。

由亚心总院接管的武汉开发区沌口方舱医院17日晚开舱,谢俊明说,方舱医院的医疗物资由政府、亚心总院及部分援汉医疗队共同承担。他进一步谈到,“方舱的病患一旦病情加重,按照诊疗方案也需转至医院治疗。医院的床位紧缺是武汉目前一大困难。”

龙道勇:以前也遇到过一些突发事件,例如路上遇到有人晕倒或者发生车祸等情况,我都会帮一下。医生这个职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多为他人,少为自己。这次在高铁上为老人进行救治,也没考虑那么多,是一种本职责任感使然。

新京报:之前遇到过类似情况吗?

新京报:后来这名乘客的情况如何?

“初期对疫情不了解,医院有30多名医护人员被感染。医院迅速组织人力物力对一线同事培训,务求医护人员不再受感染。”他指,目前除政府调配解决物资供应外,医院还向社会征集募捐。“防护服,一天便需1200套。我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确保防护用品足够、避免感染,另外及时调配医护轮休。”

港资武汉亚心总院2月2日被征用为定点医院收治病例,9日其床位扩张到450张。隶属同一集团、营运时间更长的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不久前亦被征用为发热门诊定点。为应对疫情导致的人力不足,两间医院人员相互调配。

据介绍,在武汉亚心总院接收治疗的大多患者病情平稳,有约30位病患属危重症。谢俊明提到,该院的病死率维持在2%左右,并透露医院成立多学科专家团队每日讨论诊疗经验,形成多学科会诊制度。

龙道勇:我们锦屏医疗队是到杭州学习考察,而病人要到上海,中间有一段路程差,我担心她这段时间出问题,就给她儿子留了我的电话。在估计病人到达上海后,我给对方打电话询问情况,得知她已经到医院就医,这才彻底放心。

龙道勇:我除了做一些组织管理的工作,更多的是参与一线救治。我是重症病房的医生,主要给新冠肺炎患者上呼吸机、气管插管等,这些专业性工作要求较高,对我而言也具有暴露感染的风险。国内疫情现在被控制下来,可以说,这场“战疫”我们胜利了。

负责医院18楼2病区的医生郎雁对记者说,所属病区配备了来自不同科室的医生探讨病情。“降低病死率、缩短病人在院时间、增快床位周转,是现有状态的工作目标。”

“我来武汉30年,早已把这里当成第二故乡。”1月23日,武汉“封城”,刚回港准备过年的谢俊明收到消息后立刻决定,“逆行”返回武汉。“武汉发生疫情,我需要站出来,一方面协调医院各方面物资,另一方面保证全院医护的信心。过去快一个月时间,医院的每个人都感到身心俱疲,但身为医务工作者,没有人失掉信心。”(完)

在谢俊明看来,当前香港有相当一部分人对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了解不够,存在过度恐惧情绪。“这里实情没他们想象的严重”。

“目前亚心总院没有省外医疗队的援助,440多位重症病患的接收与诊治动用了亚心和亚总两家医院的医护资源。”武汉非公医院收治新冠肺炎病患人数最多的武汉亚心总医院董事长、香港湖北社团总会会长谢俊明,18日在武汉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介绍。

因为港资背景,加之院内收治2名在汉港人病患,香港社会多方对亚心总院给予大量关注,一些知名医疗团队还向该院提供了有价值的诊疗意见与方案。他称,患病的香港父子近期状态平稳,如病情无大变,预估再有10天便可出院。

“驰援武汉,是一名医生的责任”

新京报:可以简单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新京报:你曾是援鄂医疗队的成员?

龙道勇:当天下午五六点钟,乘务员在广播里说有人突发疾病,有没有医生可以帮忙,我赶紧跑过去了解情况。病人是一名70多岁的女性,已经说话不清,而且手脚也在发抖,目光呆板。在问过家属之后,了解到病人为胆管癌,此次是前往上海就医,没想到在途中突然发病。我为病人测量了血压,并做了意识和肢体力量的检测,又经过几分钟处理,病人的情况逐渐恢复。

新京报:在驰援武汉期间,你具体负责哪方面的工作?

路遇突发情况,把病情放在第一位

他坦言,院内700多名医生加上1300多名护士的医疗队伍轮班,每日2班800多名医护面对当前病患数量,人力调配仍比较紧张。

龙道勇:当时,由于武汉医务人员出现紧缺情况,我们被紧急抽调过去,属于贵州省第七援鄂医疗队。我当时是医疗队的党支部组织委员,也是黔东南地区小组组长。去武汉,是我作为一名医生的责任,我们那批一共去了174名医护人员。

Comments are closed.